喜結戲緣在東城

2005.9.15

 

        我是來自臺灣的票友,近兩年常在北京住上一陣。第一次到東城文化館,是欣賞該館京劇名家票友俱樂部的演出,好友程派名票楊秀麗小姐唱全部【鎖麟囊】,十分成功,台前台後好不熱閙。當天初識靳芳老師,靳老師知道我遠道而來,很親切的對我說:“以後有機會也歡迎妳來參加我們的演出啊!”到了20041218日,我真的有幸參與了【龍鳳呈祥】的公演,與王蓮璋女士分飾前後孫尚香。原本說安排我唱洞房一場,我從未學過這戲,緊張的找資料準備起來,不幾日,傳來消息說讓我接著多唱兩場,因為光唱洞房太少,對我不好意思。其實如此一來,我更不好意思了。我還沒跟大家見面展開排練呢,先感受到了東城濃厚的人情味兒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排練時進一步認識這個大家庭,我十分驚異於眼前行當齊全、文武兼備的演員和整齊的樂隊竟然絕大多數都是票友,這在現在的臺灣是無法想像的。以前在臺灣,也曾聽票界老先生們說過,多年以前,比如鐵路局的票房有好多不凡的老票友,四功五法多麼的講究,不讓專業;但那畢竟是過往久矣、不復存在了。所以當我接觸到東城的這個組織時,內心真是非常激動,我有緣參與這個團體,也深感榮幸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在唱【龍鳳呈祥】的那次經驗中,我還深深為這個組織的團隊精神所感動。演出群戲,群衆演員的需求量往往是很大的。我在大學時代也跑過龍套、宮女,體會過那在後台不得大意、得盯著何時上場,及台上一站站半天的難受。多年票戲,更知道這看似不重要的環節,其實對整體表現大有影響。票友都喜歡上台,上台恨不得都當台柱,除非是真的剛開始學戲,沒有誰很想跑龍套宮女的。那麼條件許可的話請專業團隊支援吧,卻也並不見得保險,到台上指不定哪點就出問題了,我在臺灣有好多次這種花錢還受氣的不快經驗;要是條件不允許,全由票友來擔任呢,更是狀況百出,很容易把好好一齣戲變成閙劇。可是東城的成員,大家齊心合力,今天我是主演,你幫我跑龍套,明天你是角兒,我來給你去個宮女,大家都没有怨言的,和樂融融的,為完成每一次的整體演出盡心竭力;也由於大家的經驗多了,台上該怎麼走,一說就行了,不會閙什麼笑話。東城的演出活動頻繁,大家平日都有自己的工作要忙,任何一次排練、演出,調度起來,在我看都不是容易的事,可是正由於大夥無私無我,都能取得良好的配合。我一直記得,在演出【龍鳳呈祥】那日,演宮女的姐妹們早早到了後台,一起排好了扮戲用的桌椅,有條不紊的,每個人掏出自備的化妝品,自己扮、甚至自己勒頭貼片子,對我這剛剛學著扮戲的來說,簡直是奇觀啦,在臺灣真的沒看到過如此專業的業餘團隊啊!

 

       今年來京,在八月間參與了東城的兩場清唱會,也有些有趣的經驗。八月十三號的那場,是在比較倉促的情况下、爲配合青年演員電視大賽而添加的,我到了排練的現場,才知道除了個人唱段鳳還巢,還要參與一段沙家濱的大合唱。由我是在臺灣長大的,對現代戲毫無概念,回家後趕緊從網上下載資料,連夜學習,雖然就是兩段流水,也背了半天;第二天一覺醒來又忘了大半,繼續惡補了好幾個小時,勉强記住,第三天就唱啦。學了這麽兩段現代戲,對我來說是非常新鮮的,這很可能是臺灣票友的頭一遭吧。該場演出靳芳老師叮囑大家要注意化妝、個人唱段穿漂亮些,我想這是參加清唱會的規矩,到了二十號清太真外傳,又特別穿一番,結果到後才明白過來十三號的演出是較特殊的,平日的清唱會只要清清爽爽的就行啦,想到自己那天顯得挺突兀的打扮,到現在還覺得好笑呢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八月間就在排練清唱會的過程中,定下了我在十月二日唱全本【穆桂英掛帥】,於九月上旬展開排練。我已好些年沒有機會演出全本的大戲了,距上次唱全本掛帥更是已經十一年了!票友唱大戲受限於種種因素,談何容易!我初入團體,得到東城給我這麼好的機會,怎不雀躍!掛帥這戲,穆桂英雖是主角,但她的戲是相當集中的,一共三場;相對而言,其他很多角色的戲,難度是更大的,台詞零碎、身段也繁重,短時間內排這麼大一齣戲,需要所有演員及樂隊成員分頭辛苦地準備、加工、磨合。而負責許多繁瑣工作的如王蓮章女士、米小濤先生等,每一次的排練都全程督導,非常辛苦,令人感佩!

 

    我生性較保守內向,許多的感激之情,藏於心而未形諸外,願藉此文傳達一二。最後我想說的是,除了這次盡最大努力排練【穆桂英掛帥】之外,東城文化館京劇名家票友俱樂部今後有任何需要我盡力的地方,我也一定傚法這個團體堥C一分子所秉持“一棵菜”的精神,竭力去完成,比如最近在網上開始的宣傳工作,我會持續的做下去,將來别的戲缺龍套宮女等等的,我也非常願意盡一分力。從臺灣到北京,在東城結下的戲緣,我滿懷欣喜、格外珍惜!!

 

 

龍女心聲

 

 

>>回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