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角的郵票
  

  (我有個女學生,結束一段異國戀情後,整整兩年了還走不出來。我對她的故事並不十分清楚,以有限的中文能力,女孩的陳述中令我印象最深的是,在他們相遇之初,因為男孩喜歡集郵,她把小時候集的各國郵票全部送給了男孩,還發願在有生之年,每逢男孩生日那天,送他一本她們國家發行的整年度郵冊。她牢記著男孩留下的一句承諾,以為他們會有美好的將來,無奈事與願違,就像很多結局不圓滿的故事一樣,當初的約定在一夕之間變調,回到俄羅斯的男孩漸漸斷了音訊。痴心女孩兩年來常在深夜暗自垂淚,對男孩提出的分手理由始終弄不明白。遠距離的戀情原本就充滿了變數,看淡是唯一的出路。我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女學生,我想我能體會她的悲哀。寫下這首“截角的郵票”,只是我暗中的一點感懷,希望她重拾自信,早日走出陰霾。)

 

畫滿問號的布條,

把傷痛纏繞,

插在心頭的記憶,

是帶蛌瑪刀。

 

揭不下來,

用淚水浸泡,

無從投遞的思念,

是截角的郵票。

 

當癡心如妳,

將薄倖擁抱,

愛情只剩一抹睥睨,

向不悔嘲笑。

 

夜夜握在手中,

是過期的解藥,

它的名字,

叫“忘掉”。

2006/7/20於台灣)

 


截角的邮票
  

  (我有个女学生,结束一段异国恋情后,整整两年了还走不出来。我对她的故事并不十分清楚,以有限的中文能力,女孩的陈述中令我印象最深的是,在他们相遇之初,因为男孩喜欢集邮,她把小时候集的各国邮票全部送给了男孩,还发愿在有生之年,每逢男孩生日那天,送他一本她们国家发行的整年度邮册。她牢记着男孩留下的一句承诺,以为他们会有美好的将来,无奈事与愿违,就像很多结局不圆满的故事一样,当初的约定在一夕之间变调,回到俄罗斯的男孩渐渐断了音讯。痴心女孩两年来常在深夜暗自垂泪,对男孩提出的分手理由始终弄不明白。远距离的恋情原本就充满了变量,看淡是唯一的出路。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女学生,我想我能体会她的悲哀。写下这首“截角的邮票”,只是我暗中的一点感怀,希望她重拾自信,早日走出阴霾。)

 

画满问号的布条,

把伤痛缠绕,

插在心头的记忆,

是带锈的钢刀。

 

揭不下来,

用泪水浸泡,

无从投递的思念,

是截角的邮票。

 

当痴心如妳,

将薄幸拥抱,

爱情只剩一抹睥睨,

向不悔嘲笑。

 

夜夜握在手中,

是过期的解药,

它的名字,

叫“忘掉”。

2006/7/20于台湾)

 

龍女心聲

 

>>回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