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一個字的辯論看京劇人的心態

horizontal rule

2007/1/31


  京劇是國粹,京劇界有好多“大師”,“名家”,“大藝術家”.....這些稱謂是在肯定優秀京劇演員在舞臺上的造詣。今天我們愛好京劇,維護傳統,是在這個高科技時代堣@項重要的工作,因為時代在快速進步的時候,往往容易遺忘了先人留下來的很多屬於精神文明的寶藏。我們懷念先人,崇敬先人,希望還能有人繼承先人,不使先人的藝術絕跡,這份“京劇人”的情懷,是動人的。

  
  而在京劇界,還有一股暗潮,是要講改革講創新的,於是我們可以看到若干年來,海峽兩岸都推出了不少大製作的新創劇碼,甚至有的把外國劇本給移過來。還有的呢,是拿傳統開刀,來個大大的改動,為了加快節奏,把本來很好的東西去掉了,或是硬給老劇本加上所謂合乎時代的新意。對這類“京劇人”,我個人一向是持保留態度的。但是在這堙A因為要切合本篇的題意,這方面我就不多著墨了。

  
  我自幼愛好京劇,長大後也唱京劇演京劇,近年並投注了大量的精力在京劇相關的工作上,我想我也是個“京劇人”這應是能成立的。

 

  最近我在北京東城文化館演了一場[三堂會審],演罷有人在“咚咚鏘網站”的“中國京劇論壇”發了一帖,說贊成我在劇中的兩處改動,一是道白堛滿尬A‘杻’開枷”,二是唱詞堛滿坏离@打斷痛煞了人”。其實這已是我第四次念“杻”,第三次唱“痛煞了人”,而我還有一處改動是原板堛滿 ‘懷’帶銀兩回轉南京”之後,小生問“因何落得拐帶二字”,我把道白處理成“不是的,公子懷帶銀兩,乃是犯婦所贈”,強調先前是大人聽錯了,說的不是“拐”而是“懷”。這些改動,都不是什麼大改動,不是像前述第二類“京劇人”那樣的大動作,可我改了,證明我也不是因為佩服先人就死守著先人完全不敢動。

 

  關於為何念“杻”字,我早在2003年就發表了一篇“關於劈杻開枷”,感謝蘇宗仁老師所寫的“「劈桎開枷」與「劈鎖開枷」”一文,讓我認得了個“杻”字。我記得當時看到蘇老師的文章後,還跟我父母說了一句:“唉呀,兩位大學中文系教授怎麼不早告訴我這個字啊!?”我母親非常坦然的說:“大學教授不去查也不是每個字都認得啊!!”我覺得,是就是是、非就是非,沒有人生下來就什麼都懂,可有心人去研究,就會有所得。如果說誰讀錯了一個字,也沒什麼丟臉的,有人告訴我們正確的,知錯能改就好了。

 

  這幾日,為了這小小一個“杻”字,在論壇上掀起些波濤,到最後好像是塵埃落定了,實則不然,因為有了太多跟帖之後,事情的原貌已經給模糊化了,而我一路參與和旁觀下來,對“京劇人”的心態有著很多的感觸。

 

  “劈肘開枷”這四個字,從什麼時候起的,恐怕都不可考了,大家常看戲的很明白,絕大多數的演員都這麼念,字幕上也這麼打。如果沒有蘇宗仁老師在2003年發表那篇文章,“杻”這個字有多少京劇人認得?要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的。從小學到大學畢業,我沒看過這個字,這是我不學無術;而我前面寫了,我的父母∼兩位大學中文系教授,也沒對這個字有什麼深刻的印象。

 

  如今在中國京劇論壇上,有心人起了一帖,上來就寫“劈杻開枷”並開始討論“杻”字的讀音,可見,在字義上,也是承認用這個字是對的,不該用“肘”字,可就是因為前輩大師或名家或藝術大師都念zhou(其實是看著“杻”字念zhou還是看著“肘”字念zhou呢?請所有的京劇人自己去想想,要看著“杻”字念成zhou,還真是特別!)就要想辦法替先人解釋,還拿著掉了個圈圈的韻書來教大家“杻”“肘”同音都是陟柳切的,得出的結論就是“杻”字也可以讀zhou,這是京劇界的特別現象!那麼我要說:小丑也可以念小zhou了?好在,經過辯證,“杻”字的的確確不是陟柳切的,乃是敕久切的,這位有心的京劇人又翻回頭說:去問問為何都寫“肘”不寫“杻”啊?回到原點,還是要維護劈“肘”開枷∼大師所念,動不得也!!

 

  再往下,看到大家都認同了,對,是該用“杻”,不該用“肘”;可是,因為“約定俗成”,字幕要正過來,但是音就不用正過來了!也有不少人看著論壇上左貼右貼的韻書圖例,感覺壓力過大,說為什麼要拿古音來說現在的字呢?

 

  是的,的確不用翻古書來討論這原本再簡單也不過的一個字!打開新華詞典就夠了,清清楚楚,這個字就是跟“丑”一樣的發音,也就是說,如果多少年來,劇本、字幕寫的是這個字,沒有人會去念zhou!不是嗎?道理本來就這麼簡單啊!是就是是、錯就是錯;黑就是黑、白就是白,哪里有那麼複雜呢??

 

  可是说来说去,就是不能改!因為是大師們多少年都這麼念的,誰改了,就是犯了大忌諱。我只想問問:天女散花堙抆Z”字梅大師唱片堳蝏繵菄滿H現在京劇演員怎麼唱的?改了沒改?這影響了半點我們對梅大師的崇敬了嗎?這樣的例子很多,在梅大師身上就不少啊。其實沒有關係,京劇大師值得我們窮盡一生的努力去追求的,是他們的藝術體系,有幾個錯字,地位就能推翻了嗎?不會的啊!老詞堣偵礡妍辛鄏獢芋B“馬走戰”,該不該改改呢?多少大師或名家或大藝術家都那麼念了,是否就說,這是約定俗成,不用改了呢?

 

  最後再把話題說回來,學一個字,有這麼難嗎?京劇塈O的冷字也不少啊!梅派的[洛神]不還在唱嗎?比京劇更古老的昆曲埵h少難懂的字啊?不還在演嗎?

 

  京劇人,到底該用什麼樣的心態面對問題呢?

horizontal rule

 由一个字的辩论看京剧人的心态


  京剧是国粹,京剧界有好多“大师”,“名家”,“大艺术家”.....这些称谓是在肯定优秀京剧演员在舞台上的造诣。今天我们爱好京剧,维护传统,是在这个高科技时代里一项重要的工作,因为时代在快速进步的时候,往往容易遗忘了先人留下来的很多属于精神文明的宝藏。我们怀念先人,崇敬先人,希望还能有人继承先人,不使先人的艺术绝迹,这份“京剧人”的情怀,是动人的。


  而在京剧界,还有一股暗潮,是要讲改革讲创新的,于是我们可以看到若干年来,海峡两岸都推出了不少大制作的新创剧目,甚至有的把外国剧本给移过来。还有的呢,是拿传统开刀,来个大大的改动,为了加快节奏,把本来很好的东西去掉了,或是硬给老剧本加上所谓合乎时代的新意。对这类“京剧人”,我个人一向是持保留态度的。但是在这里,因为要切合本篇的题意,这方面我就不多着墨了。

 


  我自幼爱好京剧,长大后也唱京剧演京剧,近年并投注了大量的精力在京剧相关的工作上,我想我也是个“京剧人”这应是能成立的。

 


  最近我在北京东城文化馆演了一场[三堂会审],演罢有人在“咚咚锵网站”的“中国京剧论坛”发了一帖,说赞成我在剧中的两处改动,一是道白里的“劈‘杻’开枷”,二是唱词里的“皮鞭打断痛煞了人”。其实这已是我第四次念“杻”,第三次唱“痛煞了人”,而我还有一处改动是原板里的“ ‘怀’带银两回转南京”之后,小生问“因何落得拐带二字”,我把道白处理成“不是的,公子怀带银两,乃是犯妇所赠”,强调先前是大人听错了,说的不是“拐”而是“怀”。这些改动,都不是什么大改动,不是像前述第二类“京剧人”那样的大动作,可我改了,证明我也不是因为佩服先人就死守着先人完全不敢动。


  关于为何念“杻”字,我早在
2003年就发表了一篇“关于劈杻开枷”,感谢苏宗仁老师所写的“「劈桎开枷」与「劈锁开枷」”一文,让我认得了个“杻”字。我记得当时看到苏老师的文章后,还跟我父母说了一句:“唉呀,两位大学中文系教授怎么不早告诉我这个字啊!?”我母亲非常坦然的说:“大学教授不去查也不是每个字都认得啊!!”我觉得,是就是是、非就是非,没有人生下来就什么都懂,可有心人去研究,就会有所得。如果说谁读错了一个字,也没什么丢脸的,有人告诉我们正确的,知错能改就好了。


  这几日,为了这小小一个“杻”字,在论坛上掀起些波涛,到最后好像是尘埃落定了,实则不然,因为有了太多跟帖之后,事情的原貌已经给模糊化了,而我一路参与和旁观下来,对“京剧人”的心态有着很多的感触。


  “劈肘开枷”这四个字,从什么时候起的,恐怕都不可考了,大家常看戏的很明白,绝大多数的演员都这么念,字幕上也这么打。如果没有苏宗仁老师在2003年发表那篇文章,“杻”这个字有多少京剧人认得?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的。从小学到大学毕业,我没看过这个字,这是我不学无术;而我前面写了,我的父母∼两位大学中文系教授,也没对这个字有什么深刻的印象。


  如今在中国京剧论坛上,有心人起了一帖,上来就写“劈杻开枷”并开始讨论“杻”字的读音,可见,在字义上,也是承认用这个字是对的,不该用“肘”字,可就是因为前辈大师或名家或艺术大师都念zhou(其实是看着“杻”字念zhou还是看着“肘”字念zhou呢?请所有的京剧人自己去想想,要看着“杻”字念成zhou,还真是特别!)就要想办法替先人解释,还拿着掉了个圈圈的韵书来教大家“杻”“肘”同音都是陟柳切的,得出的结论就是“杻”字也可以读zhou,这是京剧界的特别现象!那么我要说:小丑也可以念小zhou了?好在,经过辩证,“杻”字的的确确不是陟柳切的,乃是敕久切的,这位有心的京剧人又翻回头说:去问问为何都写“肘”不写“杻”啊?回到原点,还是要维护劈“肘”开枷∼大师所念,动不得也!!


  再往下,看到大家都认同了,对,是该用“杻”,不该用“肘”;可是,因为“约定俗成”,字幕要正过来,但是音就不用正过来了!也有不少人看着论坛上左贴右贴的韵书图例,感觉压力过大,说为什么要拿古音来说现在的字呢?


  是的,的确不用翻古书来讨论这原本再简单也不过的一个字!打开新华词典就够了,清清楚楚,这个字就是跟“丑”一样的发音,也就是说,如果多少年来,剧本、字幕写的是这个字,没有人会去念zhou!不是吗?道理本来就这么简单啊!是就是是、错就是错;黑就是黑、白就是白,哪里有那么复杂呢??


  可是说来说去,就是不能改!因为是大师们多少年都这么念的,谁改了,就是犯了大忌讳。我只想问问:天女散花里“螭”字梅大师唱片里怎么唱的?现在京剧演员怎么唱的?改了没改?这影响了半点我们对梅大师的崇敬了吗?这样的例子很多,在梅大师身上就不少啊。其实没有关系,京剧大师值得我们穷尽一生的努力去追求的,是他们的艺术体系,有几个错字,地位就能推翻了吗?不会的啊!老词里什么“马能行”、“马走战”,该不该改改呢?多少大师或名家或大艺术家都那么念了,是否就说,这是“约定俗成”,不用改了呢?


  最后再把话题说回来,学一个“杻”字,有这么难吗?京剧里别的冷字也不少啊!梅派的[洛神]不还在唱吗?比京剧更古老的昆曲里多少难懂的字啊?不还在演吗?


  京剧人,到底该用什么样的心态面对问题呢?

【咚咚鏘收錄http://www.dongdongqiang.com/ltjc/1289.htm

 

龍女心聲

 

>>回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