祭奠青春  2007/5/18

horizontal rule


  去年在臺灣,參加了一場票友的聚會,地點在熱鬧的西門町。由於我到得太早,於是我走進了西門町行人徒步區。

  長年以來,那是年輕人愛去的地方,對我來說非常陌生。我一邊走著,一邊想著不久前剛跟小學時代的同學連絡上並見了面,心中起了感慨萬端。

  我,也有過青春,可是,我,從來沒有年輕過。

  一般人在年輕歲月做過的事,我都沒有做過。

  我所不能理解的很多年輕人的行徑,在那一刻,忽然變成了對自我很大的嘲諷。我想,當我每每對年輕人的染髮啊、跳舞啊、追星啊、早戀啊。。。。。等等側目甚至不屑的時候,其實,也未嘗不是在孤傲的自我保護與掩蓋罷了。

  我,也是個平凡的女人,憑什麼,我做的事、我走的路,該跟一般人不一樣呢?

  回憶自己的青春歲月,我到了初中畢業之後,才第一次跟同學們出門去玩,一個下午看了兩場電影。我記得非常清楚,那天,來回過了兩次天橋(過街橋),回家我的腿竟酸了兩個星期。因為,我從十三歲確知了身體的問題後,整個初中三年,沒有上過體育課、沒有動過。

  高中時期跟大學時代,我沒有參加過任何一次舞會。從小受的家庭教育,我的認知是,好女孩不該參加舞會、不該抹香水。當然,在我年輕的歲月中,我也沒有跟男孩子獨處過,沒有談過戀愛。我念的高中,就在總統府斜對面,可是三年間我沒有走往那個方向一次;我念的大學,就在有名的陽明山上,可是,四年間我沒有去過一次陽明山公園。因為,下了課,我總是直接回家。我到了快四十歲了,偶爾在外頭因為塞車沒在晚飯時趕回家,我母親會急得滿處打電話找我,當我七點多到了巷子口,會看到她站在那媞℅y驚恐的等我,到家還挨我父親一頓好罵。當然,臺灣的治安是太壞了。我,也能理解與接受

  當我在三十年後,與小學同班或同校的人相聚,聽聽他們口中的自己,說我從小就是很多人心目中的偶像,卻也是只能遠遠看著不能接近的。我猛然想起在我大學快畢業的時候,有位同班女同學提了一個讓我非常錯愕的問題,她吞吞吐吐的說:“你。。。。。你每個月也會來大姨媽嗎?我覺得你是不食人間煙火的,那樣的事情應該不會存在你身上!”

  我真的不知道,我是該笑還是該哭。

  那天,我走在西門町,看著各式各樣我從來沒有穿過的年輕女孩的服裝,我有股衝動,想為自己買一件。可終究,我只是進了一家賣小文具、小玩具的店,匆匆拿了一個小豬造型的書去付了錢,快步離開,離開那個店,離開西門町屬於年輕人的空間,離開自己帶著酸楚的各種思緒,鑽進了那個票友聚會的場合,還去跟戲友們打照面,唱我的戲。

  鮮少為自己的臉花心思去弄什麼保養,一般人總說我看起來不老,比實際年齡小。我如果化點妝,常聽人猜我只有三十多。可是,那又如何?我的心,太老了。

  曾經,有老人很凝重的對我說:“戲把你害了啊!!!!”

  曾經,有朋友寫信道:“一旦你唱不了戲了,對你就是滅頂之災啊!!!!”

  我以為,這篇可以寫得很長。可是,我寫不下去了。

  最近哭得太多,我再也哭不出來了。

  我知道,看到這樣的文字,又會有人想告訴我:“你要調節自己的心態啊!!!!你要活得開心一點啊!!!!沒有過不去的坎兒啊!!!!快樂是自己找的啊!!!!”呵呵,不要說了,我都明白的。我什麼都明白啊。

  “太陽下山明朝依舊爬上來

   花兒謝了明還是一樣的開。。。。。”

  

  就讓我祭奠一下吧。

horizontal rule

祭奠青春

去年在台湾,参加了一场票友的聚会,地点在热闹的西门町。由于我到得太早,于是我走进了西门町行人徒步区。

 

长年以来,那是年轻人爱去的地方,对我来说非常陌生。我一边走着,一边想着不久前刚跟小学时代的同学连络上并见了面,心中升起了感慨万端。

 

我,也有过青春,可是,我,从来没有年轻过。

 

一般人在年轻岁月做过的事,我都没有做过。

 

我所不能理解的很多年轻人的行径,在那一刻,忽然变成了对自我很大的嘲讽。我想,当我每每对年轻人的染发啊、跳舞啊、追星啊、早恋啊。。。。。等等侧目甚至不屑的时候,其实,也未尝不是在孤傲的自我保护与掩盖罢了。

 

我,也是个平凡的女人,凭什么,我做的事、我走的路,该跟一般人不一样呢?

 

回忆自己的青春岁月,我到了初中毕业之后,才第一次跟同学们出门去玩,一个下午看了两场电影。我记得非常清楚,那天,来回过了两次天桥(过街桥),回家我的腿竟酸了两个星期。因为,我从十三岁确知了身体的问题后,整个初中三年,没有上过体育课、没有动过。

 

高中时期跟大学时代,我没有参加过任何一次舞会。从小受的家庭教育,我的认知是,好女孩不该参加舞会、不该抹香水。当然,在我年轻的岁月中,我也没有跟男孩子独处过,没有谈过恋爱。我念的高中,就在总统府斜对面,可是三年间我没有走往那个方向一次;我念的大学,就在有名的阳明山上,可是,四年间我没有去过一次阳明山公园。因为,下了课,我总是直接回家。我到了快四十岁了,偶尔在外头因为塞车没在晚饭时赶回家,我母亲会急得满处打电话找我,当我七点多到了巷子口,会看到她站在那里满脸惊恐的等我,到家还挨我父亲一顿好骂。当然,台湾的治安是太坏了。我,也能理解与接受。

 

当我在三十年后,与小学同班或同校的人相聚,听听他们口中的自己,说我从小就是很多人心目中的偶像,却也是只能远远看着不能接近的。我猛然想起在我大学快毕业的时候,有位同班女同学提了一个让我非常错愕的问题,她吞吞吐吐的说:“你。。。。。你每个月也会来大姨妈吗?我觉得你是不食人间烟火的,那样的事情应该不会存在你身上!”

 

我真的不知道,我是该笑还是该哭。

 

那天,我走在西门町,看着各式各样我从来没有穿过的年轻女孩的服装,我有股冲动,想为自己买一件。可终究,我只是进了一家卖小文具、小玩具的店,匆匆拿了一个小猪造型的书签去付了钱,快步离开,离开那个店,离开西门町属于年轻人的空间,离开自己带着酸楚的各种思绪,钻进了那个票友聚会的场合,还去跟戏友们打照面,唱我的戏。

 

我鲜少为自己的脸花心思去弄什么保养,一般人总说我看起来不老,比实际年龄小。我如果化点妆,常听人猜我只有三十多。可是,那又如何?我的心,太老了。

 

曾经,有老人很凝重的对我说:“戏把你害了啊!!!!”

 

曾经,有朋友写信道:“一旦你唱不了戏了,对你就是灭顶之灾啊!!!!”

 

我以为,这篇可以写得很长。可是,我写不下去了。

 

最近哭得太多,我再也哭不出来了。

 

我知道,看到这样的文字,又会有人想告诉我:“你要调节自己的心态啊!!!!你要活得开心一点啊!!!!没有过不去的坎儿啊!!!!快乐是自己找的啊!!!!”呵呵,不要说了,我都明白的。我什么都明白啊。

 

“太阳下山明朝依旧爬上来

花儿谢了明年还是一样的开。。。。。”

 

就让我祭奠一下吧。

龍女心聲

>>回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