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飯店堛漁犮隧道

2007/10/1

(這是首次嘗試的極段篇小說)

horizontal rule

 

  “仁哥,我們...認識多少年了?”

 

  “嗯...”他停下筷子,偏著頭想。

 

  “咱是八九年認得的啊,”小芸夾了個炸小丸子,嗲著嗓子接著說,“今年二零零五...唉,兩個八年抗戰都打完了呀!”

 

  “呵呵,那時候啊,你看上去就一個黃毛丫頭,特別小!”蘇仁手掌向下在離桌面高不了多少的地方比畫著。

 

  “哪兒啊?!我那時都二十三了!就那麼高啊?!哼!!我二十三,你二十四,誰小了啊!不就小你半歲多,每次都這麼說!”

 

  “是啊,那會兒都才二十多。”蘇仁忽然沉默了半晌,點起根煙.....

 

  “我說小芸啊,現在,我是成了家的人了,可你...你有什麼事,還是說話呀,需要個車什麼的,我給你找啊,別都自己來,我們會幫你的。就我那個哥們兒,那個姓邱的大個兒,記得嗎?他的車就可以幫...”

 

  “咳!”小芸打斷了蘇仁的話,“不用啦,我一個人行!”

 

  蘇仁端詳著小芸倔強的臉,哪里還是當年那個帶著稚氣的樣兒?幽幽的說了句:“這些年,你倒是真鍛煉出來了,這麼大個北京,你也不迷路了。”

 

  “是啊,我昨天還一個人到了大屯哪!下禮拜啊,我打算去趟保定,我跟人去過的。不要說北京了,我連青島、武漢、西安都一個人跑過了,比以前厲害多啦!!”小芸嘴婸§o輕巧,心堳o酸酸的。

 

  “其實,仁哥啊,我今天有句話沒敢跟你說。”

 

  “說啊!那怕什麼的?”

 

  “我剛在北京飯店看見你的時候啊,覺得你跟以前不一樣了,怎麼好像不認得了。”

 

  “看我白頭多了是吧?還是胖了?”說著,蘇仁轉了話題,“再給你來碗米飯吧,我吃這些包子就成。”

 

  “哦,好吧。”小芸看看蘇仁鬢角比同齡人明顯多出許多的白髮,心堣S是一陣酸楚。

 

  “服務員!來碗米飯!!”蘇仁張羅著,又給小芸夾了點雞絲到盤子堙C“一直說請你吃螃蟹的,從去年說到今年還沒請,真是的!”

 

  “你現在不是看我沒吃晚飯,請我了嗎?”

 

  “這叫請吃飯啊,罵人不是?”

 

  小芸笑道:“我哪兒敢罵仁哥啊?”

 

  “你接著說,我怎麼不一樣了??”

 

  “氣質不一樣了,味道不一樣了。”

 

  “哈!我怎麼聽你的話有貶義啊?哦,我本來是酸甜的,現在成麻辣了是吧?還味道不一樣了!!”

 

  米飯來了,小芸低頭吃起來,不再多說。

 

  是啊!認得仁哥十六年了!!日過得太快了呀!!

 

        在她心堙A回想著今天之前的一幕.....  

 

  今天,聽說劉老師在北京飯店演“遊園”,是場不對外的特別演出,小芸受曲會友人之托有東西要送給劉老師,想必是仁哥的笛子,便打電話問了一句能不能進後臺。和蘇仁近年疏遠了,拿起電話兩人都覺得有點不知怎麼措詞似的,客氣得有些過頭。

 

  電話堙A蘇仁叫小芸把握好時間,務必在晚上七點前趕到北京飯店,否則開了戲,手機就接不了了。

 

  小芸放下電話,拿起包包就出了門,先叫個摩的趕往地鐵站,坐了一站地,換線,再到王府井下車。經常迷路的小芸全靠運氣,居然從幾個出口媕ㄨ鴾F寶,一鑽出站抬頭就看到了北京飯店。掏出手機看看時間,太好了!才六點半不到,這下放心了,高高興興的按了蘇仁的號碼,“仁哥!我按你說的坐地鐵來,已經到啦!!”

 

  “你在哪兒呢?”

 

  “我到北京飯店正門了呀!你剛不是說我到了打電話給你,你出來接我嗎?”

 

  “你在正門啊?你進來,往左一直走,走到宴 會廳,我在那媯尼A!!”

 

  “好!宴會廳是吧!我馬上走過來!!”

 

  小芸掛了手機,再抬頭看看北京飯店,啊!想起來了!是這堸琚I!

 

  一向不認路又忘性特大的小芸,瞬間跌回了六年前的一夜。

 

  那天,從長安戲院看完演出,吃完夜宵,仁哥說,“咱走走吧,走一段再打車送你回去,好嗎?”

 

  好冷的冬夜,時間已逼近十二點了。那是小芸第三次從蘇州到北京,也是從八九年初識後第三次跟蘇仁見面。保守的小芸明知時間已很晚了,該早點回住處的,身上穿的也不大夠,凍得直抖,可還是依著蘇仁的提議,跟他走。

 

  一路,兩人手都插在兜兒堙A低頭而行,沒什麼話。寒風中,空氣像凍結的冰一樣,刺得臉又疼又麻。八九年初識,兩人都還是單身,到了這第三面,蘇仁已有了兒子。

 

  “你冷吧?”

 

  小芸咬著嘴唇,不作聲。

 

  “來!跟我進來!!”

 

  抬眼看看,蘇仁竟自上了臺階。小芸連忙跟上前去,進到一個美輪美奐的大廳。

 

  “這是哪里啊?”瞪著大眼的小芸,讓眼前的壯麗裝潢震懾住了!“真漂亮啊!!”完全忘了方才身上的寒冷和內心的尷尬。

 

  “北京飯店啊!!你沒進來過吧?每一座的裝潢風格都不同的,可以一直穿到前面幾棟,我帶你看看!這樣在媕Y走還不冷了!”

************** 

  小芸握著手機,一步步上了臺階,怯生生的問道:“請問一下,宴廳怎麼走?”

 

  “這堿OA,你要走到C。”

 

  小芸記得,剛剛仁哥說的是,“進來,往左一直走!”可是,她選擇了從外面走,沒有進到A座。

 

  她想再看看,明明很想再看看,再看看每一座不同風格的裝潢,可是,她放棄了。她選擇從外頭走。

 

  很快,小芸從C座大門進到宴廳,可是,沒有看到仁哥。

 

  手機響了,是蘇仁焦急的聲音:“你在哪兒呢?”

 

  “我到了呀,我到了宴廳了呀!你在哪兒呢?”

 

  “我從媕Y走到A座來接你了呀!咳!你怎麼又從外頭走了?我再回來吧!!”

 

  今晚黑皮鞋甑亮的蘇仁,身穿小高圓領雪白襯衫,黑西服褲,外罩黑絨樂隊服;不是十六年前,圓領衫功夫鞋的打扮了。 

 

  “走吧,我帶你到化妝間找劉老師!”蘇仁有些喘。

 

  “哦!”小芸回頭看看剛剛蘇仁進來的那扇門。

 

  北京飯店,A座到C座,記憶中模糊的景像,一如電影中時光隧道的快速閃動,在小芸心中,存在過。

龍女心聲

>>回首頁